「职业队如何训练系列」第2期:拜仁欧冠决赛前的踩场训练

会持续更新职业足球俱乐部一线队的训练视频,帮助足球教练提升执教思路,也为足球爱好者提供涨球的专业训练方法。

本期内容为 2019-2020 赛季欧冠决赛前拜仁慕尼黑队的完整踩场训练,包含 6 个训练环节和 1 个门将训练共 7 个训练视频。从视频中能感受到大赛前紧张的气氛以及球员们对于训练中每个动作的专注。

通过本期训练视频,我们能看到职业球队大赛前如何安排训练从而保持球员们的身体状态。

SAQ 训练中文全称为速度、灵敏、快速反应训练。SAQ 训练最初流行于欧美的体能训练方法,后被应用于职业足球俱乐部的日常训练中,SAQ训练直接针对高水平球类项目运动员的身体素质训练而设计。

3 人组(蓝背心)作为传控中间人,帮助另外的 4 人传控组形成 7 v 3小范围传控。

训练目标:丢球后马上形成高位逼抢,模拟高频率前场进攻三区和防守三区比赛情景

欧冠决赛-曝科斯塔神速康复归队 开始有球训练

据西班牙《马卡报》最新报道,欧冠决赛两支参赛球队皇马和马竞阵中的伤病情况又有了最新进展,皇马的佩佩基本确定无缘决赛,马竞这边却出现了戏剧性的转折,科斯塔和阿尔达-图兰加速康复,开始进行有球训练。

在欧冠决赛开打之前,皇马队内的C罗(微博 数据) 、贝尔、迪玛利亚和本泽马这4大攻击手的伤情都有好转,目前看来这4人出战的问题都不大。然而后防主将佩佩却因为伤病,基本确定将无缘参加比赛了。据悉,佩佩的肌肉伤病依然存在很大的问题,皇马在周四为他安排过最新一轮的诊治后,依然无法确定伤病的完全康复日期,这样一来,佩佩出战决赛的可能性低于10%。据悉,安切洛蒂已经决定要安排瓦拉内和拉莫斯的中卫组合出战欧冠决赛。

皇马这边折损大将,马竞这边却是收获了利好。媒体披露,在从贝尔格莱德探访名医归来后,马竞头号杀手迭戈-科斯塔的伤势恢复的非常迅速,至少在周四的训练课上,他和另外一位伤号,球队的左边前卫阿尔达-图兰已经能够参与到全队的合练中了,两人甚至还进行了有球训练。《马卡报》指出,目前还不能确定科斯塔和图兰能否在周末的欧冠决赛中登场,西蒙尼将在接下来的24小时内,根据两人伤病恢复的成都,做出最终的决定。

那不勒斯今日备战与米兰的欧冠比赛奥斯梅恩仍在健身房单独训练

直播吧4月8日讯那不勒斯官方消息,球队今日在基地训练备战与米兰的欧冠比赛,奥斯梅恩单独训练。

那不勒斯官方表示,奥斯梅恩在健身房进行单独训练。球员没有参加今日凌晨那不勒斯客战莱切的比赛,而在本场比赛中伤退的小西蒙尼已经接受了治疗,未来几天内将进一步接受检查。球队将在明天休息一天。

那不勒斯与米兰的欧冠四分之一决赛首回合将在北京时间4月13日凌晨3:00进行,首回合将在米兰主场进行。

欧冠德甲仅剩1队萨默尔:基本训练出大问题除了拜仁都得反思

直播吧3月16日讯 欧冠1/8决赛在周三全部结束,与有四支球队从小组赛出线的盛况不同,德甲只有拜仁一队进入了欧冠八强。德国名宿萨默尔直言,德甲球队的训练在身体素质、速度、运动能力等基础方面都出了问题。

萨默尔作为专家评论在Amazon Prime上解说了莱比锡0-7惨败于曼城的比赛,他在节目中直言:“除了拜仁之外的所有球队都要反问自己一些基本的问题。”

“尽管拜仁是一支世界级球队,但我们原本一度很高兴在他们之后还有三支德甲球队从小组赛晋级。这是很不错的。但在那之后我们的境况变得糟糕了。我们必须客观并且全面地关注这个情况。”

令萨默尔尤其受到困扰的是,曾经让德国球队脱颖而出并取得成功的传统优点正在日渐被遗忘:“运动能力,身体素质以及我所说的胜利者心态。”

除了莱比锡在足球能力方面展现出的与曼城的差距之外,萨默尔特别震惊的是他们在身体方面也远远不如对手:“曼城的身体素质简直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在移动能力和速度方面也是如此。”

“你可看到了他们在球场上的那种身体素质了吗?你可看到了他们的这种速度?你可看到了他们的那种对抗能力?两队之间的区别就如同白天与黑夜那样。”

萨默尔呼吁德甲球队要在训练中改变思路:“我们仍只在进行有球的训练。这并不是说大家不能这样做。但我们已经忽略了那些被科学证明过几十年的内容。”

这位德国名宿认为德国球队的训练一度过多地关注其他国家的训练方法:“突然间我们被认为必须跳出框框去思考,必须看看美国是怎么做的,看看这里看看那里,看看全世界。”

“但我们却不再关注此前一度使我们强大的东西了。因此我认为现在为了向前迈进一步,我们必须后退一步,再一次在基本的东西上下功夫。”

萨默尔强调:“请不要丢掉我们的根基。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建议。我并不是上帝,我也没有发明足球。但这些事情引起了我的注意。”

不过莱比锡体育主管艾贝尔并不认为这次0-7惨败涉及到所谓足球的基本方面:“在比赛刚刚结束时你很难去说这些。但我不认为这样的比赛是因为球队缺乏基本的毅力或者是身体能力。”

“曼城就是一个出色的对手,他们在比赛中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对了。球落到了哈兰德的脚下,然后他进球了。”

除了莱比锡被曼城淘汰之外,多特蒙德总比分1-2不敌切尔西、法兰克福总比分0-5不敌那不勒斯都无缘欧冠八强。

猜想:战术大师图赫尔在拜仁的战术图谱和用人方略

今天晚上,图赫尔将迎来自己在拜仁的首场比赛,他的对手是老东家,也是争冠对手多特蒙德。

纳格尔斯曼于执教22个月后遭到解雇,拜仁近一个月将是无比关键的,其中包括对阵曼城的欧冠1/4大战。

那么,我们将对图赫尔执教的拜仁有何期待呢?拜仁在他的执教下会呈现怎样的发展态势呢?

先说阵型,他在多特蒙德主打4-2-3-1,后来转型为4-3-3,切尔西时期很喜欢3-4-3阵型。

执教巴黎圣日耳曼时期,图赫尔主要使用4-3-3,进攻的重点在于边锋,但随后他变阵4-4-2(或者说是4-2-2-2),以最大限度释放豪华攻击群的威力。

在切尔西,我们知道他最常用的是3-4-3(特别是3-4-2-1),球队的进攻非常依赖边翼卫的发挥。

在切尔西唯一的完整赛季中,切尔西的“直接速度”(一支球队将球运转到前场的速度)和每次进攻的传球次数体现出了图赫尔对于搭建球队进攻体系的良苦用心,他麾下的切尔西是一支典型的力争主导比赛的球队。图赫尔在防守端依然强调控球的作用,这反映在数据上。

我们还可以发现图赫尔的切尔西在压迫上的强势,数据“每次防守对方传球数”(即PPDA,意为本方做出一次防守尝试前允许对方传球的次数)可以体现,这个数字越低,说明球队的压迫强度越高。同时我们还必须考虑到那支切尔西的反击,他们拥有很快的“直接进攻”,这项数字体现的是从本方半场开始发起连续传递,且50%的传球是向前的,而且完成了射门或对方禁区触球的进攻——这是反映球队反击能力极其重要的一项指标。

从数据上,在反击方面,图赫尔的切尔西和曼城、利物浦以及利兹联等球队在一个水平上。

例如在大巴黎,图赫尔每个赛季都有多达30多位一线队球员,几乎人人参与轮换。2018-19赛季的马尔基尼奥斯和2019-20赛季的迪马利亚是唯二的常规主力球员。

当图赫尔于2015-16赛季接替克洛普时,有媒体报道,图赫尔注重细节,比如球队饮食——他希望球员们减少碳水的摄入,并争议性地用全麦食品和更稀的酱汁取代了在球员中间大受欢迎的意大利食物,比如披萨和意大利面。

球场上的多特蒙德焕然一新,图赫尔的“大黄蜂”像是4-2-3-1和4-3-3的结合体,在球队阵容与克洛普几乎一致的情况下,他们踢出了更加老练的足球,一度成了瓜氏拜仁的劲敌。

当时的新援魏格尔(Julian Weigl)、胡梅尔斯和从背伤中恢复的京多安牢牢把持了球队的中路,与进攻端的姆希塔良、罗伊斯和香川真司配合日益默契。锋线上的奥巴梅杨利用速度不断击破对方防线,图赫尔在多特蒙德算是创造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奇迹。

图赫尔的多特蒙德虽然没有专职防守的后场大闸,也没有斯文-本德、布瓦什奇科夫斯基和格罗斯克罗伊茨等体能狂人,但他的球队防守依然稳固,这要归功于图赫尔优秀的架构搭建能力。

正如德国战术门户网站Spielverlagerung说的那样,无论控球与否,多特蒙德球员们的站位都非常合理,他们似乎总是可以随时压迫对手,让战火远离本方核心地带。

图赫尔的多特蒙德开局取得德甲五连胜,虽然对阵拜仁遭遇大败,但并没有被打乱阵脚,直到该赛季晚些时候因赛程密集才露出疲态。尽管如此,多特蒙德该赛季依然取得了78个积分,是他们在德甲历史中的第二高分。

除了夺得联赛亚军,该赛季图赫尔还找到了日后限制瓜迪奥拉的绝招。在2016年3月0-0逼平拜仁的比赛中,多特蒙德用三后卫将拜仁锁死,胡梅尔斯在中场对托马斯-穆勒严加看管,这场比赛成了五年后图赫尔在欧冠决赛击败瓜迪奥拉的蓝本。

在图赫尔的战术中,技术型球员如鱼得水。魏格尔、姆希塔良和卡斯特罗达到了自己职业生涯的巅峰,京多安则晋身为欧洲顶级中场。

不过,球队阵容的大换血令图赫尔措手不及。管理层曾经承诺图赫尔只会卖走姆希塔良、胡梅尔斯和京东安三大核心中的两个,但他们却全都离开了。

同时,俱乐部引进了一大批新球员,包括拉斐尔-格雷罗、奥斯曼-登贝莱,其中后者成为了“大黄蜂”反击以及边路推进的利器。

第二个赛季,图赫尔同时使用几套不同的阵型,但4月份对球队大巴的炸弹袭击事件以及欧冠中被摩纳哥淘汰造成了图赫尔和俱乐部之间的嫌隙,即便是斩获德国杯冠军也无法将其弥合。

图赫尔在2018-20赛季于巴黎圣日耳曼赢得了四座冠军奖杯,并率队于2020年8月历史性地杀入欧冠决赛,最终0-1不敌拜仁。

在巴黎,图赫尔不得不与几位超级球星打交道,所以相比于多特蒙德,他选择了一种更为轻松的带队模式。

图赫尔在巴黎依然同时在几种阵型中来回切换,最常见的是4-3-3。从统计数据来看,图氏巴黎有着非常鲜明的“瓜迪奥拉式”风格,即坚持推进到对方禁区内再射门,我们下文会详细分析。

大巴黎的中场组织核心,图赫尔的爱将维拉蒂对德国教头灵活的战术风格赞不绝口:“球员们非常欣赏他组织训练和与球队沟通的方式,尤其是在战术上,因为他清楚自己想要什么。针对对手设置多种打法给了我们更多选择,我们很快了解了他的足球风格,并且依靠他的灵活应变赢下了很多比赛。”

图赫尔在2020年圣诞节前被解雇,而他四个月前刚刚率领这支球队第一次杀入欧冠决赛。图赫尔在离开前夕曾与体育总监莱昂纳多就俱乐部的引援策略发生了争执。

去年夏天,德利赫特就是图赫尔一心想要罗致的后防支柱。原计划是以更年轻,更具活力的德利赫特取代蒂亚戈-席尔瓦成为防线新的领袖,也使球队能从三后卫转变为四后卫。

当德利赫特最终选择拜仁后,图赫尔不得不做出调整,德国人为蓝军设计的战术蓝图也就永远无法实现了。不过值得一提的是,自大巴黎共事以来,图赫尔与蒂亚戈-席尔瓦一直保持着极其融洽的职业关系。

图赫尔在2021年入主切尔西时的战术极其务实,他认为应该在皮球后安排五名球员——三名后卫,两名中场提供保护,以确保席尔瓦和若日尼奥两人不直接暴露在英超对手的快速反击之下。

图氏蓝军在进攻端非常依仗边翼卫——包括里斯-詹姆斯,马科斯-阿隆索以及奇尔韦尔,这些人负责蓝军的推进,他们甚至会直接进入禁区射门得分。图赫尔非常重视两个边路的跑动和策应——按他的说法,两个边路的两个“10号”需要时常拉到边线位置,为边翼卫进入中路创造条件和机会。

不过,图赫尔对于体系的过分执著令他手下的进攻球员们越来越挣扎。图赫尔会在公开场合或是私下批评球员们的错误决策和欠佳的执行力,这让很多人越踢越没有自信,图赫尔很快就对两位9号——亚伯拉罕和卢卡库失去了耐心。

拜仁方面,在莱万离开后,拜仁缺少了一位真正的进攻核心,但对图赫尔来说这不是个问题。切尔西时期,图赫尔的在进攻端重用几名在有球和无球情况下都能适应他体系的球员——比如芒特,比如哈弗茨,不仅仅是因为他们愿意逼抢,还因为他们拥有娴熟的技术。

在切尔西,图赫尔希望球员们有自己思考的能力。一些球员比较容易适应这种战术头脑先进的主帅,他们肯定会更得到图赫尔的器重。

图赫尔一定会重新帮助拜仁掌握控球,基米希最有可能成为若日尼奥式的人物,而图赫尔对前场高位压迫的重视将使拜仁阵中的马内、萨内、穆西亚拉、格纳布里和金斯利-科曼有更多的机会直捣对方腹地。

最重要的是,图赫尔在2021年1月执教蓝军后,在极短的时间里彻底改造了切尔西,这肯定是拜仁对他心仪的主要原因之一。

想当年,在从巴黎飞往伦敦的90分钟里,图赫尔在飞机上设计出了3-4-2-1的体系,改变了切尔西整个赛季的轨迹。在他上任后的第二天,蓝军在与狼队的比赛中就展现出了很多新的东西,而图赫尔在那之前仅仅带队进行了一个小时的训练。

在53天里,图赫尔率蓝军取得了10胜4平的成绩,12场零封对手,3-0击败马竞,在客场以两个1-0分别击败了利物浦和热刺。

图赫尔兑现了自己的诺言,他说要将切尔西打造为“一支令人闻风丧胆的球队,”几乎在一夜之间,他的切尔西成为了欧洲防守最为强悍,压迫最为血腥的欧冠冠军级别球队。

考虑到这支拜仁的整体素质比两年前的切尔西还高,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拜仁在图赫尔的带领下能再次将挑战者们一一踩在脚下。

纳格尔斯曼的球队从上赛季后半段开始暴露出一些问题,当时他使用“纯三后卫”阵型,目的是在进攻端多一个棋子。球员们对这种阵型颇有非议,导致纳格尔斯曼在赛季中期重新启用四后卫阵型。在过去几个月里,他在三后卫和四后卫阵型中来回切换,球队也很少能踢出应有的水平。

人们预计在图赫尔麾下,拜仁得以重回4-2-3-1,让事情变得简单,让胜利重新变成基调。萨内应该是最早被激活的球员之一,这位27岁的边路球员在周二的第一堂训练课上得到了图赫尔的肯定和鼓励。

舒波-莫廷的信心也将得到提振。2018年,正是图赫尔将喀麦隆人带到了大巴黎。

这几年对德国不抱期望。真希望穆勒在退役前再拿一座大赛锦标。图图,带着老臣们再冲一次吧

如果拜仁的进攻核心不准备设置为穆夏拉的话,就得适当的限制一下他,盘带太多导致传球和射门时机不好,如果准备以他为核心培养,其他包括前锋都得有让出球权的准备,拜仁后防的优秀让人忽略了前场的混乱,莱万很大程度就是被这种混乱送走的,图赫尔要做的就是在前场找到一个核心。

16场造10球!梅西客战英超豪门效率高加练任意球或再辱利物浦

巴萨将在安菲尔德球场对阵利物浦,这场比赛将备受瞩目,梅西的发挥是巴萨晋级的关键。数据显示,在英超球队的地盘,梅西的发挥非常出色,出场16次,打入了8球,助攻2次,效率非常高。虽然梅西从未在安菲尔德球场破门,但是他在赛前专门联系了任意球,这说明,梅西依然渴望用任意球羞辱利物浦。

梅西是英格兰球队的克星,而在客场客场面对英超豪门的时候,梅西的发挥也是极为出色的,过去5次造访英格兰球队,梅西更是打入了6球,包括对阵阿森纳打入2球,对阵曼城打入1球,对阵切尔西打入1球,对阵热刺打入2球,对阵曼联的比赛里,梅西倒是没有得分。

总体来看,梅西16次在英格兰球队的地盘出场,梅西打入8球,助攻2次,从数据来看,梅西早期在英超球队的主场发挥一般,但是近年来,他已经成为了英超球队的绝对噩梦。

从梅西对阵利物浦的数据来看,他一共3次出战这支英超球队,打入了2球,其中,前2次没有破门,但是第一回合在巴萨主场,梅西完成了梅开二度,他还打入了一记惊世骇俗的任意球。

赛前,梅西在训练场上也练习了任意球,这说明,梅西渴望故技重施,继续用任意球威胁利物浦的大门。

由于巴萨在首回合确立了3-0的领先优势,因此,次回合比赛,只要梅西率队打入1球,就可以让利物浦陷入困境,因为这意味着,克洛普的队伍需要打入5球才有机会翻盘,这无疑是很难完成的任务。

在安菲尔德球场训练的时候,梅西穿着红色的队服,看起来非常的放松,他已经为这场大战做好了准备。本赛季的欧冠,梅西打入12球,遥遥领先身后的球员,排名第二的莱万多夫斯基打入8球,事实上,即便梅西不破门,他也基本上锁定了本赛季的欧冠金靴奖,已经没有人可以威胁到梅西。不出意外,梅西会拿到欧冠金靴奖,此前,他曾经5次拿到这个荣誉,如今接近第6次成为欧冠射手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萨内:百分夺冠是最美妙的曼城记忆 我清楚如今我必须打进更多球

直播吧4月11日讯 拜仁边锋萨内日前接受德媒sport1的采访,他在其中谈到了在曼城的时光、即将到来的与曼城的对决、自己的状态起伏、纳格尔斯曼和图赫尔两位主帅等话题。

萨内:“我很期待与曼城的较量,我在那里度过了一段很美好的时光,现在也还有一些朋友在那里。那时我和京多安住在一栋房子里,我们现在也还是很好的朋友,我和斯通斯、沃克也关系很好。”

“我最美妙的经历可能要数2018年的英超冠军了——那是我在职业足球生涯中第一个真正的重要冠军。我们在夺冠的征程中以100分创造了英超纪录,我们非常强大并且对成功充满了渴望。”

萨内:“在我看来,我们不可能抽到比这更难的对手了。从前锋到门将,曼城是一支世界级的球队,他们拥有出色的实力,此外还有一位世界级主帅,而他也知道如何发挥出这些优势。”

“我也认为我们拥有一支非常、非常强大的球队,并且可以与欧洲的任何球队抗衡。尤其是在欧冠的赛场中,我们至今为止已经踢出了一个非常令人信服的赛季,现在我们想在这样的基础上继续前进。”

萨内:“我和尤利安之间有非常的关系——我很遗憾他最后必须得离开,因为我们作为球队没有能取得我们想要的成绩。我始终感觉自己被他接住了。我祝愿他在未来一切顺利,也相信他作为国际顶级水平的教练在未来还有很多、很多成功的日子。”

萨内:“到目前为止,我觉得他是一个非常善于沟通、非常有动力的教练,他希望尽可能少地让事情归于偶然。在很多方面,他也让我想起了和瓜迪奥拉一起工作的时候。这是很有趣的,我确信我们和他一起将会非常地成功。”

萨内:“德国杯出局是非常令人恼怒的,我在终场哨响之后非常地沮丧。我们在比赛中拥有更多的机会,但总的来说,我们原本应该创造出更多的机会——这是毫无疑问的。这次的失利只能归咎于我们自己。”

– 关于自身的表现和对外界评价褒贬不一的看法,以及是否恼火于总是成为媒体的焦点:

萨内:“我自己知道,我必须有更多的行动,必须进更多的球,但我总是感觉到,我经常在外界被以一种夸张的方式进行评判。在一个进球后,我被人欢呼庆祝,而在两、三次比较疲软的半场之后,人们就讨论我到底能否胜任在拜仁或是国家队踢球。这些当然都越来越多,但对我来说,评价朝着这两个方向都走得有点太快了。总的来说,我会希望看到一个更平衡的方式。”

萨内:“事实上我不喜欢成为关注的焦点。这就是我为何不接受很多的采访。对我来说,重点是训练、比赛和赛场上的工作。此外对我来说也重要的是,花时间和家人在一起。”

萨内:“住在酒店是我的房子在装修,而我的孩子们还小,我们不想让他们长时间住在酒店,回曼彻斯特他们可以住到旧公寓里。等这边的装修结束,我的伴侣Candice就会回来,我很感谢她在方方面面对我的支持。”

“是的,我非常想念他们。在三月份的国际比赛日时,我按照球队的训练计划与我的私人教练在曼彻斯特进行了训练,然后按照与俱乐部的约定在第二周按时归队了。”

– 关于自己三月份落选国家队大名单和德国队在糟糕的世界杯之后该如何继续:

萨内:“我当然想被征召,但我完全理解在令人失望的世界杯之后,弗里克想在训练和比赛中考察一些新的球员。他也是这样和我解释的,并没有其他的原因,我对此完全没有意见。但当然,我希望能在6月份时回归。”

“我希望的是,我们能以好的表现和战绩让德国国内的氛围朝着更积极的方向转变。在主场举办的2024年欧洲杯肯定会是我们所有人的一大高光时刻。但如果想要获得成功,我们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

拉莫斯:2016欧冠决赛齐达内说了啥 为何不打勺子

在接受欧足联官方频道采访时,拉莫斯回忆了2016年欧冠决赛,透露齐达内说了些什么,而在点球大战中,他为何没有打“勺子”。

4年前的5月28日,在圣西罗进行的那场决赛,拉莫斯首开纪录,并在点球大战中第4轮出场命中,帮助皇马5比3胜出,夺得本队历史上第11座欧冠奖杯。拉莫斯说:“齐达内告诉我们,我们必须保持冷静,必须控制和支配比赛,机会自然会来。他说,他为我们感到自豪,欧冠冠军肯定重归我们。”

说到那个进球,“我们清楚自身实力。长久以来,我们都在研究如何通过定位球造成破坏。我们有些队员头球很棒,知道可能对我们有利。1比0领先的那个球,我努力用脚趾触球得分。”

谈到那个点球,“承担这种风险时,勺子点球是绝妙方式,但只有在别人认为你不会这么做的时候,你才能这么做。奥布拉克和我一起踢过球,彼此很了解,那时不是打勺子的理想时机,球最终进了网窝,那才是最关键的。

“赛前,我没有和在国家队认识的任何马竞队员交谈,比如胡安弗兰、科克和托雷斯。我们都非常专注,没有时间交谈,因为事关重大。赛后,我和他们所有队员谈了,给了一些鼓励,尤其是胡安弗兰。射失一个点球之后,你必须变得强大,克服足球带给你的影响。”